今天并不忙狙

【邱乔/联文】邱乔面馆(3)

前情提要

chapter1

chapter2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夏日傍晚的蝉鸣此时让人觉得有些聒噪,邱非被乔一帆拉着走在路上。

烤肉店离得不远,两人很快就到了店门口。乔一帆冷静下来之后没有了刚才的暴躁,反而有些无措的站着挠了挠头,“不好意思啊,见笑了。”

邱非笑了笑,指了指门,“别说的那么生分,进去吧,傻站在外面喂蚊子。”

 

两人挑了一个靠窗位置坐下,邱非把菜单递给乔一帆,“你来点吧,我对吃的不挑。”

乔一帆用平时和同学一起吃饭积累下的经验,很快就选好了肉和搭配的菜。

“喝什么饮料?”乔一帆问道。

“我配点啤酒吧,你能喝么?”邱非有些痞地问道。

“喝一点还是可以的。”乔一帆想了想,点点头,要了两瓶冰雪花。

 

把单子递给服务员之后,两人面面相觑。

敌不过邱非眼中明里暗里透着的好奇,乔一帆有些无奈,“想问什么就问吧,你这么看着我还真不太适应。”

“咳咳,”邱非有些尴尬,“有那么明显吗?”

乔一帆郑重其事地点点头。

好吧,邱非在心里默默回答。“刚刚那个,前男友?”

“恩,”乔一帆倒是毫不遮掩,“是不是觉得,男人和男人挺恶心?”

邱非摇了摇头,“这倒没有,就是觉得挺意外。”毕竟你看着就是那种很乖很守规矩的小孩子,邱非腹诽着。

“其实…呃…”乔一帆刚刚想说点什么,就被服务员拿来冰啤打断了。

“继续讲,我听着呢。”邱非一边说,一边给乔一帆倒上一杯。

“大三时候的事情了,我追的他,来来回回一年多也没什么回应,觉得一直这样没意思就分了,太累了。”乔一帆语气淡淡的,倒是听不出什么失落了,抿了一口啤酒,继续道“分了反而他不愿意了,一直来找我……恩,就像刚才那样,你也看到了。一两次也就罢了,说了好几次还来找我,嫌烦了。”

邱非抿着嘴一言不发。

 

对话结束烤肉正好上来了,打破了僵局。

邱非主动拿起夹子把肉一片一片整齐的放在烤盘上,肉片随着高温发出滋啦滋啦的声音,伴着香味,格外诱人。邱非看准时间,一片一片翻面。等待的同时把不易熟透的鸡翅划了几刀,放在烤盘边缘,慢慢加热。

乔一帆撑着头看着烤盘里的肉“滋啦滋啦”开始冒油,视线顺着烤肉夹往上看到邱非骨骼分明的手灵活地操作,再往上看到邱非满脸认真对待烤肉的样子,不由抿嘴笑了笑。

邱非夹了一片肉放在乔一帆面前的盘子里,“别傻笑了,来尝尝看有没有老。”

“被你发现啦,”乔一帆有些调皮地挑了一下眉毛,把肉抹了酱包在生菜里面,“唔…好吃!”

“喏,多吃点,长点肉。”说罢又夹了好几块肉放到乔一帆面前的盘子里。

“别都给我,你也吃啊。”盘子里的肉有着越来越多的趋势,乔一帆实在是看不下去了。

“好,”邱非一边答应着一边给鸡翅翻了个面,然后夹了几片肉。

看到邱非不带生菜沾了酱直接吃烤肉,乔一帆有些惊讶,“你都不夹着生菜一起吃的吗?”

“不爱吃生菜,还是单纯肉的味道好。”邱非说着又吃掉一片肉。

“邱非……”乔一帆吃完盘子里的肉就接手了烤肉的工作,学着刚刚邱非的架势烤得有模有样。

“恩?叫我一声倒是说下去啊。”邱非抬头看了眼乔一帆。

“刚刚我跟你说了我的事儿,你也说说你的。”乔一帆眼睛亮亮的看着邱非。很明显,乔一帆喝了两杯酒就开始打开了话匣子,脸上也开始泛红。

“我其实……没谈过恋爱。”邱非有些无奈地坦白。

“不会吧!”乔一帆对这个答案明显的不相信。

“真的,”邱非摆弄了一下盘子里的肉,“谈恋爱太麻烦了,加上平时忙面馆,分不出心。”

“专程来面馆为了看你的女孩子可不少,你就没有心动的?”

“做面的时候,哪儿还有心思看别的。”邱非有些戏谑,“不过……有时候倒是会分心看看你。”

“唔 ?”乔一帆在酒精的作祟下睁大了眼看着邱非。四目相对,一双眼睛已经略泛迷离,一双却仍然清亮无比。

“好了,快吃吧,鸡翅熟了,再烤下去就老了……”

 

等两人吃完出了店,外面已经夜幕降临。天空是一块洗净了的蓝黑色的布头,星星点点的灯光慢慢亮起,像是被随意洒落的碎金。

乔一帆喝了点酒脑袋有些昏昏的,走得不快。

邱非并排走着,看着身边的少年不像平日里清醒,有些迷糊的样子反而显得更加可爱,。

“一帆,你宿舍在哪儿,我送你回去吧。”

乔一帆转头,“今天不回去!”

“诶?”

-TBC-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拖了好久 orz 终于码完。

一开始看到联文这个题目就觉得是要有《美人与大排面》的节奏了。希望……emmmmmm……


那么大圆筒,配上那么大海报2333

[全职/邱乔]一杯子,一辈子

小甜饼再来一发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夏天闷热的空气总是让人懒得动弹,窗外那棵粗大的梧桐树上躲着一只聒噪的蝉,在树叶的遮蔽下尽情的喧闹。 

乔一帆迷迷糊糊地,一只手揉着惺忪的睡眼,一只手伸到床头柜上拿起闹钟。

10点了啊,醒的真晚,幸好今天不用训练。

下意识地往身边挪了挪,却没有人,瞬间清醒了不少。

乔一帆有些委屈地蜷着身子,一点都不想动弹。

 

邱非……昨天他和邱非吵架了。

快要季后赛了,因为连续几天忙着训练没有按时吃午饭,胃病犯了。乔一帆本想吃点胃药也就没什么,却没想到肠胃的不适延续到了晚饭,没吃几口就直接冲到卫生间全呕了出来。

两人在一起之后,邱非对于乔一帆饮食不规律引起的老胃病很是注意,近来基本已经养的差不多了。最近季后赛临近,两队又要加训,短信交流比平时少了不少,可邱非还是会时不时关照一帆好好吃饭。而一帆的回复基本都是按时吃饭了,没想到都是在敷衍他?

邱非看着难受的恋人心里着急,吼了句“连吃饭这种事都要这么敷衍我骗我,那别的事情是不是也瞒着我呢!”

乔一帆本来就难受,听得邱非说那么重的话,一下就红了眼。本想解释的话在看到邱非板着的脸怎么都说不出口,坐在瓷砖上抱着膝盖不说话。

僵持不下,邱非再怎么生气也顾及乔一帆的身体,突然把人拉了起来,看着恋人弓着背虚弱的样子,心里叹了口气,放轻动作直接背下楼,开车去了医院,一路无话。,、

急性胃炎打点滴到深夜,两人回家都已疲惫不堪。邱非故意冷着乔一帆,一个人睡了沙发。

冷战开始。

 

薄荷味的牙膏刺激着味蕾,乔一帆慢吞吞的刷着牙,没有精神。

洗漱完毕,乔一帆慢悠悠晃到客厅,却发现邱非并不在家,桌子上有他留下的保温桶。旋开盖子,丝丝缕缕的香气铺面而来,忍不住深呼吸了一口,里面盛着浓稠的小米粥,一看就是熬了好久,金黄的颜色看起来很有食欲。旁边还放了一小袋鱼肉松,是上次他们去超市一起买的,邱非说对胃好。

用勺子一口一口把自己的嘴塞得鼓鼓囊囊的,是自己习惯的味道。

自从两人同居,邱非总会起得比乔一帆早一些,为他准备早饭。兴欣不比别的俱乐部有食堂,乔一帆一般都会在路边摊买早点,有时候起晚了就会赖掉一顿。

邱非每天雷打不动地为他早起准备早饭,说不感动那都是假的。

 

吃完早饭无聊躺回床上,打开手机。

邱非不许乔一帆睡觉开着手机或是放在枕边,说是有辐射。工作时间对着电脑接收辐射,晚上睡觉就要离手机远远的。

平日里乔一帆心细,可真正在家里,确实是邱非无微不至照顾着一帆。

置顶的头像右上角没有红色的+1,往下草草扫了几眼活跃的选手群,几支队伍的主力都因为季后赛的到来在互喷友善的垃圾话,可他却没什么兴致参与。

 

磨磨蹭蹭看了会儿手机,时间转眼就快要一点了。

乔一帆想了一会儿,还是决定从沙发里起来,下了碗面顺便煮了一个溏心蛋。

拍摄,发送。

拍照发给了邱非,倒是没有配文字,不过也能让人读出“你看,我有乖乖吃午饭。”的意味。

等到吃完了面条,邱非那边倒是还没有回复,乔一帆不禁有些沮丧,昨天真的把邱非惹生气了。

饭后隔半个小时吃了胃药,还是没有邱非的消息。

乔一帆有点困,抱着手机躺床上迷迷糊糊的睡着了。

 

“叮。”

邱非的专有铃声震醒了乔一帆。

-[图片]

打开,是一个陶瓷杯,上面有精致的水墨画图案,远山环绕,十分精致。

-喜欢吗?茶室里的。

乔一帆有个小癖好,喜欢收集漂亮的杯子,放家里摆了满满一个柜子却不舍得用一个。邱非发给他的这个显然很符合他的胃口。

只是…要不要显得高冷一点?算了。

-喜欢。

-今天和经理一起在赞助这边谈合约,晚点回来。

-那你怎么在玩手机?

-赞助商去厕所了。

-……

-回来l

没几句就聊完了,可乔一帆却没自觉的扬起了笑脸。

打起精神,准备起了晚饭。

 

快7点了邱非才回到家,乔一帆正坐在沙发上看新闻。

“回来啦。”乔一帆声音有些轻,听在邱非耳朵里甚至有种委屈的感觉。

邱非换了拖鞋走到他跟前,脸上没什么表情,把一个盒子递给他。

乔一帆小心翼翼地打开,呈现在眼前的是照片里的杯子,两个,配成一对。

 

“你不会是店里拿的吧?”

“问店主地方,我去买的。”

“邱非……”乔一帆把杯子放在一边,伸手抱住了恋人,“对不起,我不该…不按时吃饭…”

邱非看着乔一帆这样还能有什么脾气,摸了摸他毛茸茸的脑袋,“下次不准了。”

“恩……”

“先吃饭,别有饿坏了。”

“好,我烧了可乐鸡翅,你爱吃的。”

“烧那么多,病都还没好呢,累不累。”

“不累,买杯子是不是跑了很远啊?”

“还好,你喜欢的,我都想办法给你。”

 

那对杯子后来被乔一帆摆在了玻璃橱里显眼的位置,重重的山峰叠成了幸福的模样。

一杯子,一辈子。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只写小甜饼,有错请指出。

[全职/双花]荏苒 1

·私设美术生背景

·前文人物预设0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1

今天的佛罗伦萨带着一点阴霾。

孙哲平就是在这样一个下午看到了张佳乐。

两种灵魂的相遇,花火四溅。

 

有些人如果不争斗,就无法相互铭记。

一如孙哲平和张佳乐这两个以后势必会写在一起的名字。

 

孙哲平在小教室里面练习中国画。

张佳乐从门外经过,瞟见那只有黑白两色的画作不禁皱了皱眉。

他不喜欢这种单调的颜色。自小就学习油画的他闯入了一堆五颜六色的颜料,他喜欢这种感觉,就像在演绎一场轰轰烈烈的生命。

 

于是,张佳乐嘴里不自觉发出的声音在这安静的教室变得有些刺耳。

这略带讽刺的声音很卓越,也很易燃。

孙哲平回头,他平静地看着张佳乐,目光笔直,可眼底的深棕色有些翻滚。

“什么意思?挑衅我?”

张佳乐扬了扬下巴,“并没有。”

“那你要知道,我没那么好脾气。”孙哲平放下笔起身,站在教室中央,逆光的身影显得有些冰冷。

张佳乐瞥见了画角上的名字孙哲平,皱了皱眉,。

他已经不止一次听闻过孙哲平这个名字,听闻脾气似乎不怎么好,可能力没得说话,学院雕塑组的比赛次次第一。学雕塑的,怎么在画中国画?

所以当他回过神,衣领已经被孙哲平抓住,张佳乐不得不仰着头,迎接孙哲平锋利如刀的目光。

他也没有示弱,漂亮的眼睛里盛满了不屈于任何人的斗气。

旗鼓相当。

 

“哟,大孙,这是要干嘛?”

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打破了这场僵局,扼制住了这差点被引爆的战斗。

“老叶。”孙哲平淡淡地回应着,然后松开了手,退了一步。

这是他对张佳乐的退让。

孙哲平不仅仅拥有少年的勇气和疯狂,也正学着让自己克制和原则。

 

“张佳乐,你怎么在这里?”愣是叶修看到这两个人的摩擦也有些惊讶地挑了挑眉,不排除里面有些许幸灾乐祸的成分。

“我路过,”张佳乐没好气地对着叶修说道,“你这个祸害不是毕业了么怎么还没走?”

“来找人。”叶修双手插在口袋里,努了努头,示意是孙哲平。

“哼,我走了。”张佳乐理了理衣领,懒懒地耷拉着肩膀,离开了教室。

 

“怎么和张佳乐扯上了?”叶修毫不客气地坐在桌上,修长的手指夹着一根烟,点燃。

“他叫张佳乐?我不认识他。”

“呵,你好歹也应该关心一下同辈。他可是年年绘画组第二,估计全校也就你不认识他了。”

“不就是你年年压他一头么,显摆。”孙哲平毫不客气的反讽。

“哥这实力摆这儿呢,”叶修吸了口烟,改了轻佻的语气,有些意味深长的说道,“张佳乐很有天赋。”

他和你很像,你们应该能成为知己。

叶修能感觉到,可他没有说出来。

有些事情还是当事人自己体验更好。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有错请指出

[全职/邱乔]赤果果(红本本番外r18)

ooc请见谅,第一次炖肉有错请指出。


前文走这里

此处上车刷卡


突然想吃肉就自己炖,深夜适合酒足饭饱!

[全职/邱乔]红本本

小甜饼来一发

后续r18番外走这里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“小乔,下次姐姐的婚礼一定要来哦。”与乔一帆眉目有些相似的女子挽着身边的男人,脸上洋溢着的幸福。

“好的,姐,恭喜呀。”看到自家姐姐和姐夫现在甜蜜的样子,乔一帆脸上都不自觉的染上了笑容。

“姐,给我看看你们的结婚证呗。”

“怎么突然想起来看这个了。”姐姐一边说一边从包里拿出来递给乔一帆。

乔一帆接过那代表幸福的红本本,看着照片里一对良人依偎在一起,眼里溢出说不出的羡慕,红色此时对他而言反倒是有些刺眼。

乔一帆的姐姐下个月就要结婚了,这次特地来给他送喜帖。对于这个弟弟和他的男朋友,她知道也支持,可惜如果父母能够更开明那就更好了。

在俱乐部旁的路口送走了姐姐和姐夫,乔一帆不自觉的叹了一口气。

乔一帆和他的同性恋人邱非在一起已经7年多了,对外界的看法都不怎么在乎,可是对于双方父母的态度却不能说不在意。他们从一开始就是电竞职业出身,双方父母对此颇有微词但是看着儿子的成绩也是开始慢慢支持。可当自家儿子领着个男人回家时,种种的不满终究是爆发了出来。

邱非早就向父母谈路过自己的性向,对于乔一帆的到来他们总有那么些准备。可乔一帆的父母却始终不同意他们在一起,乔一帆被赶了家,和邱非一起在外面租房子,过了那么久,姐姐始终在做心理工作的原因,父母对儿子的态度有些软化,可是对于邱非的态度却始终好不起来。

想到这些,乔一帆心里还是有些委屈的。

 

傍晚训练完一个人走回租的房子的时候,乔一帆突然起了点小心思,不禁加快了脚步。

乔一帆打开门,邱非还没有回来,他也没有先煮饭,反而径直走进他们的房间,把房门关上,一个人坐在桌前开始翻找。

红纸,粉纸,剪刀,刻刀,胶水,尺,笔……

虽然说是电竞选手的手不都会残,可乔一帆对于美术这种东西还是需要适应的。

上网查尺寸,用尺在纸片上精确的划线,然后拿着刻刀小心翼翼的裁剪,用剪刀在纸张的四个角上慢慢的剪出圆角,然后用铅笔打上草稿,再用水笔细心地描字……

“一帆,我回来了。”邱非开门进来,客厅里灯亮着,却不见恋人平时的身影,也没有听到答话。

“一帆?”邱非走到房门口刚握住把手想开门,却见着自家可爱的小恋人只把房门开了一个角,堵着他,“邱非,现在不许进来,一会儿叫你。”附带一个小天使的笑容。

邱非对乔一帆自然是宠着,更何况小家伙今天笑那么开心。

“邱非,饭我还没烧,你烧一下~”

“好。”任劳任怨的邱非同志听话的走进厨房,淘米煮饭。

乔一帆回到桌前,继续着之前的工作。把两份红纸头小心翼翼地对折,在封面上用金色的记号笔写下“中华人民共和国”“结婚证”这些字样,那么还差最后一步了。

 

乔一帆把桌上的东西都收拾好,然后换上正式的衬衣。

“邱非,进来换件衣服好不好。”

你说什么都好啊,邱非在心里想着。然后任由恋人摆布换上白衬衫,整理了一下平时不太注意的发型,本来就不俗的样貌变得更加出色。

“来,不许板着脸啊。”乔一帆举起拍立得,打出两张一样的照片。

照片里,两个男人靠在一起,看起来丝毫没有违和的感觉,只有幸福的味道。

 

“好啦,你再出去一下。”

结果邱非还没有问出口自家小可爱今天到底在做什么,又被软糯的话语赶出了房间。

乔一帆坐回位子上,拿着剪刀慢慢剪下照片边缘的边框,然后贴在红本本上。

终于完成了!

这是只属于邱非和他的结婚证。

整个世界上仅有两份。

 

“邱非。”乔一帆小跑出房间,站在邱非面前,背后藏着两本红本本。

此时的邱非正葛优躺在沙发上玩手机刷微博,看见乔一帆终于舍得出来见他了便收起了手机。

“现在总该告诉我在做什么了吧。”

乔一帆软软的一笑,从背后拿出两本红本本,递给邱非。

看到封面的手写体,邱非一怔,接过两本本子,仔细的看着。打开之后,用手摩挲着那张刚拍下的照片。

他本来就不善言辞,看到这份礼物,更是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心情。

“一帆,”他把本子放在旁边,拉着恋人的手让他坐到他身上,“怎么突然做这个了。”可能连他自己都没发觉自己的声音有点哽咽。

“我姐下个月结婚,今天过来送请帖的时候,我看了她的……唔……”

乔一帆还没说完的话被吞没在邱非充满侵略性的吻里面。

邱非横冲直撞地攻略乔一帆的领地,他不知道该怎么说,只能用这个霸道却又充满怜惜的吻在回应着乔一帆对他的感情。

他抱住一帆消瘦的身体,把唇贴在恋人因为刚刚的吻而通红的耳边,“谢谢你。”

谢谢你,谢谢你一直陪在我身边,一直和我共进退,忍耐我的坏脾气,还给我那么好的礼物。

 

“还没吃完饭呢,邱非……唔……”乔一帆双手推拒着男人想要解开他衣服扣子的手,软软的话语丝毫没有威慑力。

“先吃你。”


End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有错请指出。

[全职/双花]荏苒 0

·私设美术生背景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0

阳光像金黄色溶液流淌在空气中,柔软的让人心醉。

孙哲平依靠在走廊墙边,看着不远处的草坪,眼睛深处沉淀着深棕色,富有智慧。

不管怎么说,他作为一名在佛罗伦萨美术学院就读的学生,已经很了不起了。

 

意大利佛罗伦萨美术学院,它诞生于文艺复兴之都——被徐志摩成为翡冷翠的佛罗伦萨。这所世界美术最高学府,历史可追溯到14世纪 。与俄罗斯列宾美术学院、巴黎美术学院和英国伦敦皇家美术学院并称世界四大美术学院。

 

孙哲平,本科二年级生。

他总是喜好经典色的衣服,整个人看上去冷冷清清,带着那么一点疏离。

他在佛美主修雕塑,可衣服上却打理得干干净净,没有灰泥留下的丝毫痕迹。

挽起袖子的时候,你能看到他健康的麦色皮肤和骨骼匀称的手臂,以及盘踞在上面的伤疤。那是打架留下的,20出头的少年总是总会带着这个年纪专属的轻狂和无所畏惧,任何对手都不会看在眼里。

他与生俱来的气质,有点不像一个艺术生。

不过,孙哲平的成绩很出色,教过他的老师对于这位中国学生都赞不绝口。

那些赞美的形容词对他而言,已经有些泛滥了。

 

然而就是这么一个人,在学习雕塑的同是,也在学习中国画。

这在西方的美术学院中很是稀奇,包括对东方艺术十分感兴趣的院长也很惊讶。

不论是孙哲平学习中国画的原因还是程度。

 

那么再来看看另一位主角。

 

张佳乐,同样本科二年级。

他长得很好看,不管是东方的审美还是西方。天性乐观自由的少年在学院中总能受到比别人更多的瞩目。

可他对于这些或善或恶的眼光心里清楚,可是却毫不在意。

 

关于张佳乐,提及最多的词语是色彩。

主修油画的他,身上带着更多的是艺术家的味道,比如染成暗红的头发后面还扎了一个小辫子,比如总喜欢穿引人注目的颜色的衣服,比如对皮肤上或者衣服上沾到了五颜六色的颜料丝毫不在意。

或许艺术家本来就需要有些特色,更何况他是张佳乐?这个在绘画上充满天赋的少年,总是无限的想法和创意。

那一张张色彩夺目的油画在他的画笔下被赋予了流动的生命力。

可惜的是,如果不是高他一届的叶修年年在学院的比赛上压他一头拿到第一名,张佳乐第二名的命运不会别人津津乐道。

老师对于这两个优秀的东方学生刮目相看的同时,也有着无限的纵容。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非艺术生,有错请指出。